一座城市的大公园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08-10-16 16:59)
 
 
 ■文/王慰  图/葛雷

  中午休息的时候,日光强劲,突然想去单位隔壁的苏州公园走走。

  几乎有一种荒诞感,仿佛时光被停滞在了童年那个飞船上咯咯笑的我,荷叶裙边随风扬起,明亮的天空一轮轮地在孩子的头上旋转。

  这其实是很多人童年的美丽时刻。大公园,一个亲切的昵称,一个对于苏州人来说特别的存在。

  这是一个绵长悠远的故事。如果把苏州城比作一个人,那么大公园这块地方,始终是个怦怦跳的心房,时而温柔、时而激烈,安静地承载着一个城市的悲喜。

  很久很久以前,大公园还不是园,她是一座王宫,是春秋时吴国的子城。所谓子城,就是城中城,地位相当于皇城根里的紫禁城。公元前514年,伍子胥于“筑小城,周十里”,这小城大抵范围就是大公园及周边方圆十里。

  西施翩翩然饮下一杯春醪,醉舞君前,莲步生花。吴王大悦,“来人,给我在王宫边上开条河,专门给我的美人运香草。”这就是锦帆泾,也就是大公园边上的锦帆路,虽是亡国之君,却埋下了吴地最初的柔媚风情。

  秦末,这里的无边风月换作一股戾气。当时的苏州颇为落后,民风彪炳,三句话不投机就拔剑对刺,“日光浴”男女一起洗,完全是个没开化的“南蛮”之地,这么说来,楚国没落贵族项羽和他叔叔项梁“避仇于吴中”算是找对了地方。据说,项家叔侄起兵反秦的地方就在今天的大公园附近。那“八千江东子弟”怎么就聚集在这两个“新苏州人”的麾下?《史记》里有一句话:“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这似乎又是一座城市刚硬风骨的缘起。

  汉为太守署,唐宋均为郡守衙署,连范仲淹的办公室也在这里,大公园这块地方,对苏州来说太重要了。

  关于张士诚的故事更多。元末,张士诚在苏州割据称王,他把皇宫也选在了这里。多年的怀柔宽厚让苏州老百姓十分感激这个“张九四”,虽然仗打败了,城攻破了,皇宫也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可感恩的苏州人依然偷偷烧着“九四香”,这让朱元璋恨得牙痒痒。偏偏有个知府魏观不识相,居然还要在这里复建官衙,曾当面辞官不做,得罪过朱元璋的吴中名士高启又大笔一挥写了篇上梁文。结果让这个小心眼的朱元璋龙颜大怒。魏观腰斩、高启切成了八段,吴子城也从此彻底灰飞烟灭,成了“皇废基”。

  有沉寂到极点,就有勃兴的辉煌,再后来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大公园了。1927年8月1日,大公园正式开放,全城为之沸然,人人奔走相告,这是真正属于老百姓的园子了,而不再是士大夫孤芳自赏的私家园林。开放、现代、融汇、平和,她的意义甚至影响到了整座城市。

  太多人喜欢她了,章太炎、叶楚伧在边上置了家;叶圣陶常带学生来这里春游;李根源捐书捐物,还赠了200多株枫树……

  即使到了今天,每一个苏州人依然热爱这里,爱这个已过耄耋之年的大公园,爱那股子阳光下新鲜蓬勃的绿意,爱那些笨拙古朴的石椅和台阶,爱里面天没亮就热热闹闹的晨练者……

  说到底,我们爱的是这座城市的古老与鲜活。

  链接〉〉〉

  《苏州市志》记载:苏州公园“是苏州第一座现代公园,俗称大公园。”民国时期,民主思潮萌发,遂有人提议筹建“市民公园”。1925年,江阴旅沪巨商奚萼铭慨捐5万银元,邀请上海公董局法国园艺家若索姆规划设计,为法国式花园与中国自然山水交融的布局风格。

  资料提供/徐苏君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