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始于一夜情的婚姻终于走投无路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08-10-23 15:58)
  
 
倾诉人:杜女士/31岁/外企采购

  A   我和陈昊的婚姻,缘于一次一夜情。 那时我已经28岁了,走马观花谈了三场恋爱,已经对爱情没了奢望。单身的时候也觉得寂寞,心底的欲望情不自禁冒上来。日间献殷勤的男人不是没有,但摆明了只是彼此安慰一下而已。李碧华说,过上等人的生活,付中等人的劳力,享下等人的情欲,这个道理谁都懂,可是真要做起来,就难了。

  2005年10月9日,我在街上偶遇初恋情人,心情很低落。这个人曾经是我刻骨铭心的爱恋,后来他说要出国,告诉我不必等他,其实不过是借出国来甩掉我而已。如今他春风得意,身边娇妻如花,听说我依然单身,他笑着说白领女强人,佩服佩服。 

  我分辨不出他是恭维还是讽刺,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曾经誓言永不分离的两个人再相见已是虚假的客套。那个晚上,破天荒的,我独自走进一家酒吧买醉。

  B   坐下不久,刚喝了几杯红酒,服务员递 过来一张漂亮的卡片,上面写着“相逢何          必曾相识,同是天涯沦落人”,我的心一动,抬眼看去,一位男士向我点头致意。 

  看得出来,他是那种讨女人喜欢的男人,和女人打交道游刃有余,又极幽默,在暧昧的烛光中,我的心情渐渐轻松起来,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敞开心扉,故事讲完了,我也彻底走出了那件往事。 

  走出酒吧,我站在路边打车,他拦住了我,他说他有车,可以送我回家。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鬼使神差地上了车。空调开着,我手心里满是汗。他把车缓缓地停在路边,顺势一拉,我便倒在他的怀里。那天夜里,我去了他家。 

  C     也许一夜情最难挨的就是天亮。他睡得很沉很香,而我几乎一夜无眠,我好像在做梦,竟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了床。7点钟,他醒了,我才知道他叫陈昊,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中层主管。 

  那一夜相拥让我们都无法忘掉对方。几天后,我们又开始联系,我好像重新找到了恋爱的感觉,朋友们说这个男人条件不错,赶快嫁了得了。但我一想到我们是因为一夜情结识的,心里就忐忑不安。

  陈昊安慰我说,因为没有所爱的人,所以难免不想法安慰下寂寞,如今心有所属,自然不会再有什么花花肠子。撇开那个夜晚不谈,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各方面条件也相当,双方父母都很看好。于是,我们结婚了。 

  D    做了夫妻,自然要彼此忠诚,但事实上,   我俩都无法解开心里的那个结,我担心他在外面拈花惹草,他也害怕我贪恋一夜情。

  说实话,陈昊是个不错的丈夫,脾气也算得上温和,可我却常有恍若梦中的感觉,因为这一切的幸福,都建立在那一夜疯狂之上。 

  我朋友中有不少异性朋友,以陈昊的修养和为人,他自然不好当面反对我跟朋友们来往,但是如果我单独出去玩,他的电话准会每隔半个小时响起,问我跟朋友们聊得开心吗,什么时候回家啊,甚至有时还会出其不意等在门口接我回家。他的殷勤让我敏感地意识到他对我的不信任。 

  陈昊的工作性质决定他常常出差在外,有一次,陈昊到上海出差,和他同行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同事。我坐立不安,当天就丢下手里的工作往上海赶。我的从天而降让陈昊很意外。他说:“你能来陪我真是让我太高兴了。”但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为什么会到上海去。 

  陈昊出差,从来不告诉我准确的归期,一般都会出其不意地提前归来,几次三番后,我恼羞成怒,我问他到底什么意思。我流着泪告诉他,既然爱我,就要信任我,我真的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那个夜晚,是我唯一的一次疯狂。陈昊道了歉。 

  这次争吵,把我们的心病摆到了台面上。我们拉着手,流着泪发誓要信任对方。但誓言又算得了什么,每次陈昊晚归,我都会提心吊胆,而我和某个男人走得近了些,陈昊的眼神就会充满怀疑。不过两年的婚姻,我和陈昊已经身心俱疲。

  主持人:蔚蓝的蔚

  你是你自己的救世主

  一个本来应该循规蹈矩,以正常途径恋爱结婚的女人,因为一时脆弱把持不住,玩了把新潮,钓了个夫君,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喜剧来着。

  只可惜人生悲喜往往变幻莫测,这段婚姻始于露水之欢,那一晚的印象太深,一夜情的刺激太强,以至于这成了一把悬在你们婚姻头上的达摩利克斯之剑,你越幸福,心里越害怕,婚姻越美满,危机感越大,两个人都生活在猜忌与怀疑中,说实话,这个彼此支撑起来的梦幻的肥皂泡能坚持两年,已属幸事。

  有个名词叫“空床恐惧症”,指的是一类女人一旦离开男人,就会抓狂,自信心缺失,顾影自怜等等,这更多是体现在心理层面上。其实也不奇怪,毕竟做朵攀援的牵牛花总比孤零零的橡树来得轻松。而你的痛苦也正源于此。你稀里糊涂进了酒吧,稀里糊涂上了陌生的床,稀里糊涂嫁了自己,又稀里糊涂陷入痛苦盲目。你的人生,还能糊涂多久?

  把所有问题通通放下,先理一理你的思路,女人总有脆弱,总有空虚,总有当下所求,但感情不是玩具,婚姻不是解毒药。有决断有勇气,那么是分是合,终有坦途;如果内心惶惑,毫无方向,那你的人生只能任人掌控,随波逐流。

  能看到所有的不完美,但依然满怀希望并勇敢向前,那样,你才是真正的成熟。这其实与年龄无关。

  特邀嘉宾:Mr.Big

  法律从不惩罚通奸

  单从一夜情角度看,最后两个人喜结连理大概是中五百万大奖一样罕见,不过你们最后成了这种状态,那就是多年的老鸡熬成煲(鸨),眼里个个是男盗女娼了。

  自己玩够了,可又担心另一半还没收心。既然这么痛苦,说明还是有爱情的,为什么没有办法好好过下去呢?

  只说明一点:既然心情变了,生活的方式是要改改了。比如,你的健康交往里的那些“异性朋友”们,你似乎该用一个已婚女士的交往方式对待了;丈夫,也得学会对身边的异性有一定距离的“体贴”,少玩自以为聪明的暧昧! 

  给你讲个故事:

  浪漫诗人徐志摩和交际花陆小曼的婚礼大概是自古以来最独一无二的:当着各路亲眷朋友,证婚人,徐志摩的老师梁启超的证婚词没有一句“百年好合”,而是声色俱厉,令新人无地自容:

  “徐志摩!你性情浮躁,所以学问方面没有成就,你用情不专,以致离婚再娶……陆小曼!你要认真做人,要尽妇道之职……志摩、小曼你们两人皆为过来人,希望勿再做过来人。以后要痛自悔悟,重新做人!愿你们这是最后一次结婚!”

  告诉你别不服,人家老先生的话,正好用来教训你们俩:

  既是过来人,知道过去的难堪,就要改变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是个贤妻良母或者顾家丈夫,从自己做起,然后互相谅解……这是唯一的办法,会有不适应,但过去就好了。

  ——愿你们这是最后一次“爱情”!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