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居然成了我婚姻的“第三者”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08-10-24 16:07)
  倾诉人:李女士/28岁/医院护士

  A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当时我和现在的老公正在筹备婚礼,可妈却老大不开心,她觉得我工作这么好,长相也不错,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其实我也知道,我老公不会哄长辈开心,又是外地来的,家里没什么钱,但我自己不在乎,慢慢会好的。

  可是,从老公上门开始起,妈就总在我的面前横挑鼻子竖挑眼,搞得我心烦意乱,又不好向别人诉苦,老公更是要瞒着,只好自己一个人担。压力大了,情绪也会控制不住,把气都出在老公身上,老公说我变了,变得让他无法忍受,听到这话我眼泪都下来了,一边是我爱的男人,一边是我的至亲,两边都不能谅解我,都在给我压力!

  我觉得再也不能忍受妈妈那些唠叨了,不能让她破坏我原本美满的婚姻,于是,我顶住压力嫁给了老公,我妈也只好无可奈何表示同意。

  B  当时,我们手上多了一套空关的小户型想出租,老公说租给他一位女同事,理由是女孩子爱干净,不会有太多麻烦,我也很赞同。可妈妈知道后站出来反对,她说我太过掉以轻心了。

  毕竟血浓于水,自己的妈妈也都是为我好,我心里有点动摇了,可我转念一想,婚姻的关键是信任,他也不是那种人,所以我最后还是同意了。谁知麻烦也就接踵而来。

  为了相互有个照应,我们两套房子都和父母买得很近,那位女同事住进去之后,经常为一些换保险丝等生活上的麻烦事来找我老公帮忙,老公又不能不帮,也就常常在她那里进进出出,这在我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妈妈非咬定两人有问题。

  C    更可怕的是妈还跟我说,她亲眼看到晚上只要我有应酬老公就去她那里,说得有声有色,搞得我心里也有一块石头悬着了。发展到后来,我妈竟会在老公去那个女同事家时,跑到门口偷听,打算抓住他们偷情的证据。

  终于有一天,妈妈告诉我她清清楚楚听到他们调情,说得有鼻子有眼,我想自己的妈总不会害我,可能老公真的有问题,于是,我晚上就去质问老公,老公不但矢口否认,还说我妈太过分了,一天到晚存心和他过不去,真是有毛病,我一气之下回了娘家。那天晚上我一夜未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想老公的为人,想他对我的种种好,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了。第二天,我和妈妈大吵了一架。我把话挑明了,警告她不要再干涉我的婚姻。

  第二天下班后我回了自己家,和老公和好如初。老公说可能是他做得还是不够好,答应会好好对我父母,让母亲对他的看法有所改变。他还说,时间最终会证明一切的。

  D    从这以后,老公比以前做得更好了,但妈妈还是死也不肯相信两人是清白的,为此我对她解释过不知多少回了,可每次她总是说:"你不要那么相信他,吃亏了不要来找父母哭。"有时候我们吵过之后,我也会想她说的会不会是真的,我到底该相信母亲还是相信老公?女同事的事总是我心中的一团心结。我不想像《中国式离婚》的女主人公那样,怀疑自己的丈夫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那多么可悲啊!可是妈妈却总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你要当心你老公!

  我几乎快要窒息了!我感觉筋疲力尽!

  主持人:蔚蓝的蔚

  别让你妈的强迫症强迫了你

  杯弓蛇影、无中生有,甚至还去“听壁角”,心理学上对强迫症的定义是“严重影响个体日常生活的周期性强迫思维或者是强迫动作”,看来你妈妈对你老公的怀疑已经到了“强迫”的地步。

  生命的根本动力是为自己而活,这是马斯洛提倡的“自我实现”。而从事实来看,达到这一点的人,内心有足够的温情,反而会变得平和有力量,取悦自己的同时,取悦家人和周围的世界。

  但是我们传统文化里对这个命题却往往是误读的,理解成自私,理解成不孝,似乎为别人而活就是高尚,为自己而活就是猥琐。这成了重重的道德枷锁,不知毁掉了多少人的幸福。王朔说,“我们的父母这一代丧尽安全感,下意识不自觉把自己的恐惧传递到孩子身上……多少人家演正常的父母其实已经疯了很多年了。”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救世主,每个人也是自己的国王。尊重父母是一种礼貌,但人格是平等而自由的。不过,鉴于我们上一代普遍已经僵化掉的思维,你就不用去宣扬这个理论了。取个巧,引导你妈妈发现一些适合她的爱好,人老了更应该享受生活。跳跳舞,打打牌,闲聊,麻将都可以。你们小夫妻和你母亲之间,现在最需要的是一点“距离美”。

  同时,告诉你老公你对他的爱与信任,请他配合一下,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尽量避免让丈母娘怀疑的地方,至少你们夫妻要携手同心,避免任何容易产生内讧的因素。

  特邀嘉宾:Mr.Big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你窒息的是妈妈过剩的控制欲,筋疲力尽的是亲和爱之间的摩擦,所以痛苦得不得了。可我告诉你,这些痛苦其实不是相不相信妈妈还是老公,其实是选择不选择哪种生活。

  你又不是儿子,当然可以排除《孔雀东南飞》里的“俄狄甫斯情结”(恋母情结);那么她讨厌你另一半的原因是什么呢?很简单,几十年的经验给她灌输的“优秀老公”的必要条件是:本地,家庭有财力,还要会圆滑处理各种社会家庭关系的男人。这是过来人的视角——虽然人生快乐幸福未必只有这一个办法。

  但令人头疼的是,在人生观较劲过程中她开始走偏,最后她去“听房”,去搬弄是非,还理直气壮:这都是为了我女儿好!但她实在没有想,即便拆了女儿的婚姻,又能给女儿带来怎样的幸福?二婚女人不容易,谁都知道。

  她的逻辑曲曲折折地从没有物质基础的不满变成了人品的是非问题。一切源头,都是因为你和妈妈的生活观不一样。解决之道是什么?

  上策,小夫妻努力,钱赚得多多,权力大大,老太太会从生活的变化中改变的,缺点是这是个远期目标;

  中策:小夫妻加油,蜜里调油,进一步扩大内需。人民内部团结了,妈妈的和平演变就难了;

  下策:说“下”是因为对老公来说要努力,吃得些委屈,老人喜欢嘴甜,起码这一点要做到,就算是形象工程也要适当干一干啊。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吃得苦中苦才有好婚姻,加油吧。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