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天就闪婚,各取所需的婚姻是一场痛苦的游戏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08-11-10 12:59)
  [img1]倾诉人:秦女士/29岁/行政助理

  小时候的我机灵活泼,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发愁,可在19岁那一年,一切发生了变化。 

  那时,我中专刚毕业,一次周末,和同事相约爬山,第一次见到了张冬。他一身硬朗的男人气质完全俘虏了我,我把自己的心彻底交给了他。他当时在上海做生意,但每周都要来苏州一次,只为和我见一面。每次分开,我都会想他想得食不知味。 

  我们相识一周年那天,张冬提前在观前街一家西餐厅里订了座位,当我看到他的同时,差点儿感动得哭出来,一个心形蛋糕摆在餐桌上,上面用奶油写着的名字,插着一只跳动着蓝色火焰的蜡烛。

  “今天是我们爱情一周岁,等到它三岁时,你长大了,我也事业有成了,你就嫁给我,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我又开心又兴奋,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披上了婚纱,正式成了他的家人。 

  几天后,张冬带我去上海见他的朋友,我生平第一次喝了好多,给他们讲我俩的故事,正讲到兴头儿上,突然看到张冬给别的女孩子夹菜,不知怎的,我竟然醋意大发,大声指责张冬,逼他认错,

  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爱面子的他突然间脸色铁青。散了场,他很冷漠地对我说:“真受不了你,我们分手吧……”

  就这样,张冬选择了“人间蒸发”的方式,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用各种方式试图找到他,但我失败了,他再也没有见我。 

    5年时光匆匆流过,26岁的我不得不选择嫁人,2004年春天,我结婚了,老公叫俞晖,是一家国企技术员,他没有一点和张冬相似的地方。

  我之所以结婚,是因为被从前的感情折磨得身心俱疲,对爱情已经绝望,而他娶我,则是因为他是家里的独子,急于想脱离这么多年的管束。我们登记那天,俞晖拉着我的手,无比开心地对我说,他从20岁那天就在盼望着这一天了,他终于自由了。 

  的确,俞晖择偶标准始终如一,那就是对方是一个不约束他自由的女人,而我恰恰就是这样的。在我们相识第33天的时候,我们拿到了结婚证。 

  我们用婚姻救赎了彼此,对此我们都怀着一份“感恩”的心。只是偶尔,我会想到张冬和蛋糕上那只跳动着蓝色火焰的蜡烛。如果嫁给了张冬,现在的生活会怎样呢?……想到这些,我有点心猿意马。

    “亲爱的,我实在太累了,我们说好不吵架的,原谅我好吗?爱你的老公。”

  昨天早晨出门前,我看到了俞晖写给我的这张纸条。这是我们结婚的第三个年头,结婚第一年,我们生活充满了甜蜜,可从去年冬天开始,我们开始频繁吵架,每一句话都可能引发一场“大战”,索性,我们开始用传纸条的方式交流着彼此的心情。 

  他的纸条内容每次都大同小异,其实他真的好笨,我需要的仅仅是他能耐心倾听我的心事,而不是粗暴地打断。我提起笔,眼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老公,对不起,我现在才发现我没法爱上你……既然如此就别强求了,还是分手吧。” 

  放下笔,我走出家门,微微的秋雨让我的心和身体都变得寒冷,我不知道,我们的婚姻还能不能走过这个秋天。 

  俞晖知道我的苦恼,他送我礼物,主动帮我做家务,每天都把爱我的话挂在嘴边……可这些依然没能让我生出半点对他的心动和牵挂。 

  在婚姻问题上,我走错了最初的一步,我还有没有资格来纠正自己的错误呢?

  主持人:蔚蓝的蔚

  多大事儿啊

  挖个坑,跳下去,盖上土,然后想办法把自己埋得严实点,你觉得这样就是忠于爱情吗?

  多傻呀。

  世界上的事情常有个相似的演变轨迹,当你觉得幸福蓝图即将展开时可能就会戛然而止;当你觉得这个世界冷酷到极点时也许就有温情冒头;而当你说无论如何爱不了他时,你的心大约早就已经在他身上啦。

  所以说高兴的时候不要忘乎所以,失落的时候也不要觉得一片黑暗,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胡兰成说,“人生本来可选择的不多,不由你嫌寒憎暑,怎样浪费和折磨的处境,但凡明白了就为有益。你不要此身要何身?不生今世生何世?”

  他是个自私的人,但你现在需要的就是要自私一点,如果爱人太难,那么先爱自己吧,别老拿伤口跟自己过不去。就算是苦药是毒酒,也把它当罐糖给吃了吧。然后,安安心心地享受你们的小纸条游戏。

  其实你们的婚姻够和谐够浪漫的啦,结婚三年,还能鸿雁传书,说说小情话,这样的夫妻还有多少百分比?

  阿城说,悲欢离合,悲和离是净化,为的是使人看重欢与和。可你却倒过来,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整天给自己瞎下套,为赋新词强说愁,估计也是衣食不忧闲得慌的主。

  你要不相信,和你老公先分开一个礼拜,试试看,你心里想得更多的究竟是张冬还是俞晖?

  特邀嘉宾:Mr.Big

  和电视机结婚吧

  女人的真爱,永远是当下。如果她总是沉浸在回忆里的话,说明确实还没有爱。

  爱是隔了肚皮的,婚姻是各自为政的,之所以到了现在这个样子,原因就是你的问题。很简单,你到底要爱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男人气质强些的人——硬朗的,或者自由不羁的——这样或者可以依靠或者可以给你自由空间;但与此同时,你又要他在精神上完全从属于你--比如酒桌社交上要对你充分宣誓效忠或者在你不满时候一定要耐心倾听,否则,就是不爱你,就不是好男人。时间长了,这种不满也会渗透进自己的审视里,比如你会很“诚实”地对别人表示:“我是一个疲惫了的不再会为爱情感动的女人”;“对不起,我现在才发现我没法爱上你”,然后天空下起了微微的秋雨,心和身体都变得寒冷……

  扯淡。你就打着“忧伤”的牌子顾影自怜一辈子吧。自私的公主。真是韩国口水剧场看多了。现在发寒的该是爱过你的人,男友,丈夫,甚至你妈妈。

  你要的男人,又要男人气质强,又要处处表示臣服;爱自由(还不是随便乱玩的那种),却又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天下哪有那么美的事?

  有个笑话:一个女人去征婚,条件是:性格要有棱角,既要男子汉也得会脉脉柔情,既可以滔滔不绝也要该闭嘴时就闭嘴……红娘好容易截下话头:女士,我看你可以和电视机结婚了。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