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意和她共侍一夫 可复婚之路依旧艰难无比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08-11-17 15:32)
  倾诉人:李女士/42岁/事业单位职员/国企后勤

  说实话,作为女人,我很失败,枕边人的出轨竟没有丝毫察觉。直到2006年5月1日的清晨,顾宇坦白“我有了别的女人!”,这才让我呆若木鸡。

  此后,顾宇明目张胆在外厮混。他只在拿钱、换洗时才回家。我想不明白,我们17年的婚姻挺好的啊,我知道,再不保护这个家,就要散了!我想给那个女人打电话,但始终查不到号码。

  没想到,女人竟先给我打来电话,开门见山:“我爱上了你老公……”声音很年轻,不嚣张。我激动地告诉她,我不放,放了,这个家就散了!

  她叫辛晴,25岁,当时也有丈夫。我约她在茶楼见面。她很坦然,给我倒水,问,“你们的家,还有爱,有沟通吗?真是我抢走了你的老公?”

  她的话让我大梦初醒。我和顾宇10多年都处于无交流的状态:每晚各看各的电视,一天根本就说不上几句话……但这时,我已经没机会了。2006年7月,我们协议离婚,家里两套房子都归女儿所有。之后,辛晴也办了离婚手续……

      离婚当日,我告诉顾宇:“家门永远为你开着,我等你回来!”顾宇很惊诧。

  但没想到,我这个承诺,却让顾宇三天两头“换阵地”,两边跑,让我和辛晴都心力交瘁。

  离婚第三天,顾宇托熟人带信给我:“我身不由己,她有复杂的背景,我难以脱身!”

  他遇到难题了?我找了一堆人壮胆,冲到辛晴家里,把他“抢”了回来。但几天后,他又悄悄溜回辛晴身边。当我还愤愤不平时,他的短信又来了:“你不知道我在这边,过的是什么日子……”

  就这么折腾几次,2007年春节,顾宇再次回家。这次,我铁了心,,把辛晴也叫到家里来,彼此一打量,都苍老了许多。我告诉辛晴:“你好好看着他吧,我不再管他了,缘分已尽!”辛晴苦笑。

  我一点也不怪辛晴。此后,我们开始通电话,彼此问候,但绝口不提顾宇。

  2007年5月,顾宇再次回来了。我已心如死灰,是女儿坚持要给他开门。这次,他住了好几个月,要求复婚。期间,我常接到辛晴的“通风报信”:“他又来找我了,他又给我发短信了……”

  直到2007年下半年,辛晴的电话越来越少,我才渐渐安心,同意复婚。2个月后,我接到辛晴电话:“我结婚了,希望大家互不打扰!”

    但新问题出来了:归家的顾宇,对我娘家人犹如深仇大恨……

  端午节那天,我父母让我们回去团聚。顾宇一口拒绝:“那是你的父母,我不去……”简直莫名其妙!我自己去了父母家。妈问我:“还有一个人呢?”我只好说他加班。第二天我反复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去我父母家。他说:“你妈骂过我!”

  原来,我们离婚前夕,我父母劝过顾宇,但他却说:“没有回旋余地!”我妈一时气愤,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之人……”要知道,我们家能走到今天,全靠我父母一手扶持啊!

  那次,是他们唯一一次翻脸,没想到却成了顾宇的心病。他坚决不再和我娘家人打交道。

  我家亲戚每次聚会,我都是硬着头皮一个人去。时间长了,人家都要打听:“你家还有一个人呢,不是复婚了吗?”我无言以对。

  ■主持人:蔚蓝的蔚

  对付多情“贱”客要用无情剑

  虽然说这个世界是多元化的,但这样的事情还是把我华丽丽地雷到了,不过无所谓,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模样的哈姆雷特,只要你自己接受得了,那就算是垃圾也能当成宝。

  对大批中国传统女性来说,缺的不是贤惠,不是隐忍,不是温顺,而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谁离了谁活不了啊,爱咋咋,这种精神对付猥琐男太管用了。

  其实这是一种姿态一种战略,因为好女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她们太患得患失,太兢兢业业,太温良恭俭让,哎呀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好老婆啊,可惜,好女人往往遇上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你客气他当福气。你把自己放到最低,说“这家门永远为你开着”,他惊讶之余理所当然玩起了踩两船的游戏,你只能默默吃进,盼着有天守得云开见月明,结果复婚了还似乎成了出轨男的恩惠。

  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有妥协也有原则。一个有原则性的女人,往往会反衬出男人性格里的软弱与卑劣,很可惜你没有。女人的坚守不是说坚守一个男人,而是坚守一种内心的价值观,而这个价值观,就是你应该秉承的原则。

  不管过什么样的日子,自己得爽,自己爽了,你才有可能让对方爽,老憋屈着早晚崩掉,出轨一次,他终生可能再出轨。

  都说人生苦短,其实一辈子还是很漫长滴,不是没有可能遇见可以相爱和长久相处的伴侣,更何况你有垃圾垫底。

  居然肯共侍一夫?我忍不住要感慨下:如果这都不变态,那有什么好悲哀?

  ■特邀嘉宾:Mr.Big

  婚姻谜案中,不要当福尔摩斯

  一个男人,多年婚姻后,毫无征兆地宣布离婚,然后行踪诡秘;和妻子视若仇雠又藕断丝连;复了婚,又拒绝和原来的家庭关系复合…… 他是单纯的陈世美?还是有什么隐衷?其实在你陈述里,已经隐隐修饰了自己在婚姻中的行动路线。

  男人要玩陈世美,总要讲个利益最大化原则吧?怎会如此一再反复,举棋不定?这是这场看来明白但实际上有些疑窦的“案件”的一个马脚了。

  你曾谈到他和你父母的一次争执,“要知道,我们家能走到今天,全靠我父母一手扶持啊!……”这个“扶持”,也许能说明点什么。

  家里面,他地位如何?谁说话算数?

  问问自己:10多年都处于无交流的状态,每晚各看各的电视,一天根本就说不上几句话……你们还有性生活吗?

  你说你弱,却也能公开“抢人”;离婚了还要告诉他说“常回家看看”,其实你对他的优柔寡断了若指掌。你父母的力量可以抹杀他的尊严;你和“狐狸精”互诉衷肠展开拉锯,欲擒故纵的手腕使他和另一个的情感彻底破产……

  能说什么呢,你已经干得很好,只不过手腕用得多了些。如果夫妻之道好像算算术,那天下就没有什么难事了。五指山压孙悟空,你真的顾及过他的感受吗?

  在这场婚姻里,我们不是要当福尔摩斯,企图什么都水落石出并且仇冤有报,而是要做一个华生医生,看起来憨厚任劳任怨,其实门槛精着呢,却包容地容纳着一切。

  是真正地包容。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