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无不知老洋关?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09-6-15 14:53)
  
 

    ■文/伟民  图/葛雷

  觅渡桥边上,新的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建立起来了。地址就是老洋关。

  老苏州讲了一辈子“老洋关老洋关”,突然看见气球和笑声,就觉得“洋关”年轻了。

  然而这当口上,突然有人说,这不是洋关。

  那“洋关”到底是什么关呢?

  下过一场雨,空气被水洗过,就透亮了;时间轻轻走过去那么久,我们终日来来又往往,走走又停停,

  但也许我们还是那样睡眼惺忪。

  你看那三座静静矗立外婆一样温柔的红房子,推开门,里面隐藏了多少知或不知? 

  一不知

  洋关不是洋关?

  “洋关”这个名字,还真的曾经引起过一场小小不然的争论。

  当它惬意地看着子孙们嬉戏的时候,一边正在重新整修老房子的老工人却神秘地对你说:老洋关?是英

  法领事馆!

  老人斜靠在刚刚打磨过的红砖墙边,拧开茶杯。绿茶蒸汽腾空,引出多少勾连?

  其实这个说法全来自于维修设计图,这张当年的老图纸,标头是“英法领事馆”。苏州关税务司署旧址

  ,即原英法驻苏领事馆。根据《马关条约》,苏州辟为通商口岸,遂有海关之设。于清光绪二十二年(1

  896年)八月苏州关税务司署成立。

  然而你问带小囡经过的老先生,人人只知“洋关”:

  当年呵,我的祖母还是小孩,家住觅渡桥边。这里进进出出可都是洋人,有的有绵羊毛一样的金发,有

  玄妙观墙上阴间妖怪火样的连毛手臂,有的有仁丹一样的胡子。

  洋关!

  什么关?西洋东洋,还不都是洋人的? 

  这就是苏州历史第一个海关。应该说,是进步,因为要和世界交往了;可惜,因为家门是让人家撞开的

  ,亏吃大了。当时海关是掌握在外国人,尤其是英国人手中的,权力有多大?连邮政局都是人家代管的

  ——关税,邮政,大清国的荷包,挂在了“洋人”的裤腰上。

  也许大家并不晓得这个进出洋人好像皮影戏西洋镜一样的地方,最终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甚至,连当

  时的地方志上,不知什么原因,秉笔的秀才师爷甚至都忘记了,语焉不详。

  我们苏州,就是这样一副懵懂模样,就像看西洋镜,如此匆匆看见世界的。

  这也许是我们的逻辑,国家事,我老百姓没有必要知道;天下事匹夫有责,可惜我是我,我不是匹夫。

  所以有个庙就是庙堂巷,路窄只能过辆牛车就是牛车浜,有个大粮仓我们就说是仓街……我们把这些长

  了黄色连鬃胡的蓝眼睛人当成皮影看,并不知皮影的阴影笼罩在了我们的头顶上。

  洋关背后,就是日租界。三国时代的英雄——小霸王孙策墓传闻就在青旸地第一丝厂边。当年的会当击

  水三千里的英雄,如果有知,会怎样想?

  二不知

  小贩李中堂的赔本买卖

  觅渡桥西南侧,现在我们伸手能够抚摩到的,三栋仅存的红色小洋楼就是苏州关税务司署的公寓楼——

  职员宿舍。

  这是当年“耻辱”的最后痕迹。

  但说到洋关,又得说到李鸿章。

  没办法,虽然我们总想和他撇清关系,可是老人家总是坐在一边,有点羞愧地看。

  因为老李在苏州名声真的很不好。

  先是太平天国时诱降太平军,然后马上翻脸不认,在双塔定慧寺巷一气杀了两万;更糟糕的,当不知情

  的中间人戈登先生觉得老李这招有损他的名誉,于是拎了枪找他决斗,身为男人的李大帅又逃之夭夭,

  真是叫人觉得太那个了一点。

  而这一次,他老人家又让苏州人痛苦了。

  但老实说,却实在不能只怨他。一个帝国的首辅级别的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他是卖国贼就有点

  复杂了,因为国家很大程度上也是他的私产,贱卖自己家当,于他有什么好处?

  1895年,咱大清国被日本打趴了,不得不签订《马关条约》,这是全中国,全民族窝囊才能办成的的事

  ;开放通商口岸,苏州首当其冲,也不是他一个人做主送的出去的。

  也许他在自己能力之内做了最大的努力:用无赖手段对付现代规则。据他说读了如国际法等200多本国外

  的洋书,得到了一个经验:对付戈登这样的西方人,还是政治无赖手段好用;可惜这次碰上的是跟我们

  学习了一千多年政治厚黑的日本人。

  这次徒弟可要乱拳打死老师傅了。

  李鸿章怎么谈?他清清嗓子,先讲中国跟日本友好关系一二三,大讲唐朝时怎么帮助日本共同富裕的;

  然后抛出亚洲人咱们都是黄种人,胳膊肘咋能向外伸呢?再说中国很穷,没有钱……谈到赔偿金,赔款2

  亿两白银,能不能减掉5千万呢?实在不行减500万,要不就减50万吧,算是“给老夫留点盘缠”?

  小年轻伊藤博文有点听不下去了:这是两国谈判,不是做买卖吧?您不注意点体面了?后面老李肚子里

  关于“苏州通商不宜”的锦囊,生生掐了回去。

  今天看来,这样讥讽李鸿章,实在有点不人道。作为一个行将崩塌的帝国的政治家,他也算是尽了本分

  ,赔上了老命,只可惜我们这座老洋关,他再也没有来看过一次。这份屈辱,他也受不了。

  可他知不知,我们的屈辱?

  三不知

  屈辱,不止屈辱

  这幢老房子很孤独,没有和气的粉墙黛瓦,没有明眸善睐的花窗回廊。红墙红瓦,七十度陡屋顶,烟囱

  高高地冲向天空,铜丝穿着平瓦。

  可惜我们这些看西洋镜的人,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为什么在这里设洋关?

  由于觅渡桥地处水陆要冲,大运河正从它胯下经过。历史上一直是为军事据点和税卡所在。

  明朝万历三十二年太监税使孙隆挑着皇帝的旗子在这座桥上一坐,凡乡民人等路经这里,只鸡匹布都要

  征税。走路过桥收钱,把老百姓双腿活当成了高速路上载重4吨的大货车。

  更过分的,再收几个地痞无赖充当税吏,搞得民不聊生。老百姓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织工葛成在玄妙

  观蒲扇一呼应者云集,大家齐上阵,乱石打死税吏黄建节,六、七个爪牙缚住扔进河里。1862年太平军驻

  守,重创了戈登的洋枪队。

  这么重要的位置,洋人怎么肯罢手呢?

  我们说,这是一个屈辱的标志。也许为此,师爷秀才的笔才没有落下去,内心是不是很痛苦?

  但一个根本的说法,其实师爷秀才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红色城堡,到底是干什么的?因为当时租界,海

  关,统是中央直属,只有李中堂和各省大员们才能过问,其他吃菜的草民,不许跨近一步。民,“可以

  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话,可不止一个李中堂这样说的了,万一老百姓知道了再出来一个葛成怎么

  办?

  于是当官的张謇实业救国,陆润庠的苏纶纱厂也拼命地转起来了,依然是孤军奋斗,以至于寥落无声。

  大运河上行船,你会看到老洋关。

  洋关其实不老,不过百年,只是它总在轻叹。

  耻辱,终究要让我们清楚知道,才好消散。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