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年一段日食缘】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09-7-20 13:21)
  
 

    ■文/伟民  图/葛雷

  关于苏州434年前这天日食,只有《明神宗实录》卷37页一句简单到简陋的话:“日食,亭午食既,白昼如晦。”今天我们大张旗鼓看日食,而古代人却战战兢兢,讳莫如深。中国人对自然态度转变,不仅是迷信恐惧变为科学理解,更是把冰冷天象拉进快乐的人间。

  【一】  434年前,苏州日食那一天

  时间是万历三年四月,公元1575年5月10日。

  中午。道路被太阳晒的昏昏欲睡,无风,树叶撩起微微的卷,一切如常。这个帝国经济中枢城市,和平常一样,处于午休时间。

  天突然有点阴了下来。似有若无地开始,风也渐渐凉了。

  没什么。要下雨,赶快收衣服收被子啦。这个季节习以为常,甚至没人抬头。

  然而很快,人们发觉情况不同寻常,狗一溜小跑钻回窝,散养在院子的鸡鸭成群结队向圈里挤。越来越暗。疑惑的人们抬头,天上只留下一道光亮的边。《西游记》孙猴儿说把天收了,不过如此吧?甚至,人们已经能够看见天上微微的星光。

  老人纷纷下拜叩首,年轻人呆若木鸡。风已经很冷,从门缝窗缝渗透进来,人们手指冰凉。

  这座城从未有过如此安静,人们屏住呼吸。夜一样冰冷黑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后发生的一切,多年后,我们竟难在地方志或文人笔记里搜到一鳞半爪。关于苏州这天的奇特现象,只有《明神宗实录》卷37页一句简单到简陋的的话:“日食,亭午食既,白昼如晦。”

  一切好像好莱坞电影。当天空重现光辉,苏州城里人们重新回到“人间”时,也许是秉着“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态度,所有人都刻意回避了这次惊心动魄的经历。

  这是苏州有记录的最早的日全食。民间归是蒙昧,不过我们的科学探索一直向前。明末光学仪器专家孙云球,在苏州自制“千里镜”,据民国《吴县志》上说,这老先生在城郊七里外的虎丘山上搞公开测试,大家看西洋景似的围拢,用此镜观察城内,景物如在眼前,甚至竟然可见酒招!这可以说是我国自制望远镜的开始。

  【二】  “天狗吃太阳”  政治迷信覆盖了天文史

  为什么大家如此讳莫如深?

        出个日食,现在我们兴高采烈,“乾坤墨染就,宇宙靛装成”,真有意思;日全食,苏州时间最长,多少还有点自豪;不过到了古代,大家可不觉有多得意。古人讨论一致结果是,太阳被某种动物吞食,就象猛兽食人,这是一种致命事件,所以大家要自觉自动总动员,制造各种声响吓退“野兽”。最后,拯救太阳自夏朝开以始甚至都成了国家礼制一部分:

  于个人,赶快想想有没有过亏心事?于各级干部,不搞出些动静来就是不作为;于君主,这是上天警告,是不是最近自己太腐败,让老天震怒了摆一道让自己看看?不检讨过错就不能过关!

  于是夏第四位君王仲康时代,一次“天狗吃太阳”,按朝廷规定,“天狗”一出,天文官羲和要第一时间上报,随后天子马上率众臣祈祷把太阳重新召回。可眼看太阳消失,独不见羲和,误了大事。一查,这位先生居然酒醉如泥,仲康大怒将其斩立决——出自《尚书》,这大概是中国历史最初记载关于玩忽职守罪判罚了。

  因此,当苏州加急邸报传到京城,才十来岁孩子的明神宗惶恐不已,作牙牌,写十二条《皇帝行为准则》,意思大体是要牢记老天教育,选拔有才干的干部,不铺张浪费,少搞公款吃喝,少搞大广场“小白宫”一类行政中心云云,规规矩矩为天下服务。还挂在龙椅边上,打个瞌睡歪头就能看到。

  内阁首辅张居正趁热打铁,吓唬小孩,说这次日食很可能就是黄河连年不治导致的!于是,原来因“不服从领导”而被排挤的著名治河专家潘季驯这才第二年被重新起用,最后甚至恩泽苏州——据说后世苏州平江还曾有过潘季驯的祠堂——一场迷信,结果也能泽被后世,算趣闻,还是个笑话,或是叫人难参详的寓言?

  【三】  中国史上第一部日食电影竟然《苏州园林》的亲姊妹

  但最让人感慨的是1936年一次日食观测。地点是日本。无巧不成书,又跟苏州沾边。因为拍电影的人,正是拍摄《苏州园林》的金陵大学理学院理院长魏学仁。

  1936年6月19日日全食在日本北海道出现,中国天文研究所请魏学仁帮忙拍摄。观测地点在北见国枝幸郡一个海滨小村庄枝幸村当地一所小学,他拍摄到了关键时段的日食影片。

  那充满火药味年代里,当地民众对观测队非常友好,甚至有村民为观测时有晴天,而严肃地贴出了日本特色的《祈晴文》,郑重谈到日食在科学上的重要性,及此次观测机会之“千岁一遇”,科学家不易,祈求上天降恩放晴。

  最后不知是否真有老天帮助,我们魏先生的片子获得了巨大成功。以迷信形式,表科学热情,可笑?还是另一种可敬?

  然而,第二年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北海道日本军人走进苏州城,苏州开始了血火风雨历程。怎能想象,同一个镜头里恬静的苏州园林,辽阔的北海道天空,碎裂的如此彻底。

  不知当年日本小渔村里写《祈晴文》的朋友,有没有踏上这个友邦的国土,有没有为之后8年愧疚祈求?

  人间变幻,胜似天上气候。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