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大不过“今日”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12-12-17 15:23)
 


文/夏朵

    从玛雅历的世界末日被广而告之之后,固然有忙着准备方舟逃生、买蜡烛预防末日地球三日黑的焦虑分子,更多的是怀着黑色幽默心情大众,把末日当节日过着。各种欢乐的逃生套装、逃生船票卖得火热,各种版本的末日段子纷飞于科学解读的间隙,生生把个本该要么严谨科学,要么惊惶悲情的12月21日装点得面目模糊。

    面对世界末日,焦虑分子真心敬畏,世界即将消失,他们仍不放弃地寻找各种出路,在这个意义上,他们足够积极。而那些把末日当节日过的人们的心态却颇有些微妙,按社会学者的说法,他们中的大多数饱含着对现实的不满和对更美好生活的期待。他们明知道,这次所谓的世界末日不过又是个缪误,但内心仍诡异地隐藏着欢欣鼓舞的幻想:对这个自己无力改造的世界,来一次彻底的毁灭吧!挣脱打乱现有的一切,或许能获得一种更好的开始?轻松谐趣底下,藏着全然消极的绝决。

    许多人向往海子诗中的世界:……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省略号处是前缀——“从明天开始”。写完这首诗两个月后,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海子卧轨自杀。所以有人读这诗,满目美好,有人读它,泪流满面。

    据说,地球的末日还在多少个亿年之外,科学家已有把握,那时的人类足以自救,前提是,人类没有在那之前放任自我毁灭。因为“末日”早化作了风中细沙悄悄把我们包围。

    比如拖延症,叫人在无望中沉沦;无尽的加班,让我们慢性自杀;忽视家人,让我们怀疑活着的意义;越升越高的业绩指标,只叫人希望明天不再来;超量的贷款,快要压扁我们……而在公共的领域中,严峻的气候变化、资源枯竭、环境污染更全面入侵。我们自觉无力,待被风沙埋到半腰,更觉无力。

    但傻等休克式的某个末日振落一身沉重,再重建理想世界,眼见是不现实了,还是从渐进式的“末日”里有所作为更靠谱。12月21日,这本是对苏州人来说“大如年”的冬至节而已,所以,从现在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下班,回家,全家相守/从今天开始/关心卤菜和冬酿酒/我有一间小屋,面朝冬夜,温暖如春。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