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因庸常而美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12-12-3 13:20)
 


文/南方

    2012年11月17日,女星姚晨在新西兰皇后镇一间不大的教堂里举行了与摄影师曹郁的婚礼,二十余位亲朋好友给予了他们祝福。相对于很多明星婚礼的大张旗鼓,姚晨的第二次婚姻选择了一个文艺的开头,好像是一路疾奔后突然在小雨中停住,调皮地跳了一小曲《天鹅湖》,就像多年前当她还只是个小女孩,在孤单的练功房里学跳舞那样,轻轻一跃,似乎就有了摆脱庸常生活的勇气和可能,哪怕眼尖的人能看到地板上腾起的尘埃。又或者说,总有不健忘的人还念叨,这一次幸福牵手的前情却是一年多被八卦拖曳的身影,这是多雨季节人们行路的经验,裙裾裤脚处难免泥点密布。

    坦白说,姚晨的相貌并非标准的大美女,自然也就享受不到“红颜薄命”的待遇,以“郭芙蓉”和“翠平”两个角色深入人心的她,有一张不含蓄的嘴型,似乎随时都能从里面迸发出咯咯的笑容或者甜蜜的“怒吼”。这是我们随处可见的女孩,是从回龙观抱着八卦娱乐周刊坐城铁的女孩(姚晨一度住在此地,也确被网友目睹有此举动),因为这个女星的庸常,我们放大了她的亲切,并果断地提早希望她在上一任婚姻里享受公主王子的童话,那几乎是我们对自己的期待。

    我们善待着李宇春,也自然会善待姚晨,那是我们对庸常的尊重。庸常,不是不好的,而是有缺点的,有纰漏的,有遗憾的。姚晨在上一次婚姻中最大的遗憾,恰好是我们最念念不忘、始终纠结的,这样一个努力善良的女孩却比老公赚的钱还多,还要出名,但他们始终相爱,并且姚晨在任何时候都做到尊重欣赏自己“不那么成器”的丈夫,虽然他很帅。这样的好女孩,受着一点点小委屈,大嘴咧着笑,让我们相信了爱情。

    委屈的姚晨一次又一次在采访中被问及如何看待她与凌潇肃收入和人气的不对等,也一次又一次强调我很幸福、我不在乎……直到他们最终真的分开。不知道是因为被问得多了,说得多了,姚晨开始正视这个问题,还是因为这个问题是她或者凌潇肃婚姻生活中的阴影。当这个职业被虚荣所累,被目光炙烤的时候,庸常生活的反面就成了狗血的刺激。当他们各自被偷拍,又各自被传闻指摘谁和谁劈腿在先时,微博女王刷屏的不仅仅是公义、爱与温暖,也是不可说的委屈和窘迫。微博上有人像皇帝新装里的小孩,公然指出姚晨就是那个不可说女神,多少明星婚姻中的难言之隐是微博中看不到的,也是人们乐于猜测和隐晦讽刺的。在离婚风波持续的那段时间里,姚晨与庸常渐行渐远,离女星这个身份越来越近,在很多人心中,她也变得陌生和不那么可爱了。

    但她的内心始终是郭芙蓉,是翠平,是不做女一号的芒果(《非诚勿扰2》中舒淇的闺蜜)。对于她来说,大银幕的代表作可以一拖再拖,时尚杂志封面拍得再多、尺度再突破,这些事情的重要性都不及她要回到庸常、回到安身立命的坐标上。她的第二次选择,不是豪门,不是幕前的帅哥,而是一个幕后并不帅的摄影,甚至很多人在此之前根本不知道曹郁是谁。只有最亲密的朋友才可能知道,电影《爱出色》中有一段被盛赞的姚晨独舞戏,那么美和让人晕眩的光影是这个男人为心爱的她创作的,也只有最亲密的朋友才知道“土豆与卤蛋”是绝配。

    8月15日,土豆求婚成功,姚晨在微博上写道:两个人在一起,才能抵抗生活。生活不是用来抵抗的,我们只是要习惯将生活过成让自己习惯并且接受的庸常,今天过去,明天来了,明天过去,后天来了,每一天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身边的人还在,这才是幸福。姚晨再文艺,骨子里还是那个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女孩。现在的女孩都能文艺,但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意识到庸常的另一个意思是真实。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