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轨交1号线的“地下工作者”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12-4-9 14:21)

 
刘建坤


文/本报记者秦亚乔 实习记者马衍 摄影/葛雷

    苏州的第一条轨道交通,轨交1号线即将开通。当我们拥有了第一条苏州自己的轨交,也拥有了第一批为轨道交通而工作的人。他们是这个城市里的新职业,也许我们每个人未来都会享受他们的服务,却未必会和他们每个人谋面。他们戏称自己是苏州的“地下工作者”。4月9日,1号线将开始为期一周的万人大试乘,他们就在那个地下舞台正式登场亮相了。轨交,将成为这个城市一道看得见的新风景,而这些轨交人那里却会有很多我们未必看得见的风景。

最后一扇门夹着一张纸片也必须发现

 
张学飞


张学飞29岁轨交1号线司机长

    苏州轨交所用的列车高度自动化,因此,想象中做1号线的司机似乎很轻松。

    我们见到的列车司机张学飞,果然制服笔挺,目光炯炯,气质斯文。可是和他一聊就发现,开自动化列车更需要很强的综合素质。“车辆一启动,1000多位乘客的生命安全就交在我们手中了。”“车关好,屏蔽门关好,站台安全,空隙安全,ATO启动,下一站,金枫路。”苏州的司机团队非常年轻,年纪最小的司机是1992年出生的。每一次列车启动,司机喊着口令,第一个动作就是站在车门口,沿着隔离栏和车身之间那条窄窄的缝隙,仔细确认安全。“哪怕最后一扇车门夹了一张小纸片,司机也必须发现。”张学飞说。如果是有一定厚度的东西,车门会探测到,自动打开。但如果是夏天的裙脚、人的头发或者小纸片等纤细的物品就需要司机靠肉眼发现。一辆列车总长80米,单侧16扇车门,最后一扇车门距离司机已经70多米。这不光考验视力,更考验细心和责任心。1号线有24个站,一位司机一天开4圈,就需要检查96次,更何况是每天呢?

    轨交司机,必须有定力。平日工作枯燥,真正考验司机的时候,是在出现故障时。轨道交通的列车没有乘务员,司机也就身兼乘务员的责任。这时候司机必须迅速做出判断,发生了什么?该怎么办?他们一面要和调度中心联系,一面要通过应急广播安抚乘客。如果出现临时待车,还要在隧道中疏导乘客。

    那个时刻,就是司机唯一面对乘客的时刻。“当然,我希望这个时刻永远不要到来。”

调度,轨道交通反应迅速的“大脑”


刘建坤34岁行车调度,值班主任

    走进900平方米的调度指挥中心,仿佛进入一个小型影院。供1号线调度使用的屏幕就有23平方米。然而,坐在这块大屏前,调度员们却没有看大片的心情,因为他们面对的现实,随时可能比好莱坞大片更紧张。“这里是一个隐形的战场,我们的每句话都是命令。”刘建坤微笑着说。刘建坤总是笑呵呵的,让人很难把他和这份紧张的工作联系到一起。“我们必须是最冷静的人嘛。”

    轨交的调度员大都是年轻小伙子,跟他们比起来,今年34岁,在上海地铁1号线、2号线工作过多年的刘建坤,已经是行业里的老把势了。

    调度指挥中心,就如同轨道交通的中枢神经和大脑。24小时有人值班,即使轻轨结束运营后,还必须有人盯着电脑,监控并解决各种可能的故障。调度员们连饭都是看着屏幕吃完的。

    设备、列车、车站,任何运营环节出现任何故障,都要第一时间提交给调度中心,由调度员们决定如何处理,然后下达命令。

    刘建坤说,上海地铁行车调度有个“5+5”标准,而苏州更严格——“4+3”标准。也就是说,一旦行车出现问题,司机必须在4分钟内处理;如果4分钟内不能处理,交由调度中心,而调度员必须在1分钟内形成调整方案,3分钟内处理事故。

    轨道交通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点发生问题,可能会使全线受到波及。调度员的工作就是通过妥善处理,尽量减少事故对全线的影响,终极目标是让乘客感受不到任何影响。虽然,多数情况都早有预案,然而准确迅速地判断和处理,却要靠调度员的本事了。

    2009年12月,刘建坤在上海地铁1号线就亲历过一次地铁列车撞车。那次由设备引起的事故刚好发生在上班高峰时间。面对这样的事故,他们的责任就是冷静,尽力让其他车辆免受影响,启动抢修预案和公交支援方案,以最快速度抢修,疏散乘客。

    不过刘建坤补充说,像上海这种事故在苏州基本不会发生。苏州轨道交通使用的是德国西门子设备,与上海地铁1号线建造时相比早已更新换代,不仅自动化程度高,而且更加注重安全性。

铁轨“医生”,每天夜行7公里

梁跃进42岁轨道巡查员,队长

    在1号线的隧道里,白天与夜晚没有光线的变化,却对比鲜明。白天是热闹的,列车载满乘客,在隧道中穿梭。而夜晚是寂静的,每天晚上10点半,当所有的列车结束一天的运行,隧道里只剩下铁轨,和轨道巡检员。

    轨道交通依赖钢轨而行进。钢轨,听起来仿佛钢筋铁骨。但实际上,钢轨每天都必须由人工全面检查一遍,才能确保第二天列车运行安全。梁跃进就是一位轨道巡检员,他称自己是轨道的医生。“我们的工作,就是沿着钢轨检查,发现病害进行整治。”

    老梁从1989年开始,就在上海铁路局担任线路工,每天往返在铁道上近20年。直到前几年才去北京地铁工作。2010年底,为了离安徽的父母和孩子更近些,他来到苏州。

    从铁路,到地铁,老梁说,变化就是“地下工作”更加寂寞。

    苏州轨道交通1号线全长25.73公里,每天晚上,梁跃进都要和他的同事们用脚丈量一遍。他们八个人两人一组,一个上行,一个下行,分四个点出发,每人每天要走7公里。7公里,平常人步行也要1个小时以上。他们打着手电,背着10斤重的工具检查包,行走在轨道间。眼睛,看着轨道高低、弧度是否正常;不停弯腰,检查每个螺栓、道岔、扣件有没有问题,走完的时候已经凌晨3点了。

    除了故障,轨道“医生”们经常会遇到的就是轨道上面有异物。老梁说:“鞋子、手机、纸屑……什么都有,都是乘客掉下来的。”万一掉得不巧,进了行车区就麻烦了。国内外都曾有轨道交通因为掉落的异物造成运行事故的,最严重的甚至会导致翻车。

    好在,苏州的轨道交通各车站都有隔离栏,但老梁还是提醒,将来大家坐车的时候千万小心别把东西掉进夹缝里。

85后站长,我是有经验的拓荒者

 
王仙君

27岁乐桥站,站长

    乐桥站,1号线未来最繁忙的车站之一。1985年出生的姑娘王仙君作为站长,将带领90后们为乐桥站的每一位乘客服务。“我不算年纪小的,最年轻的站长是88年的。”王仙君毕业于华东交通大学,毕业后就在广州地铁工作4年。“作为有一些经验的地铁工作者,我是一个拓荒者。”

    乐桥站是古城区的中心站,是1号线5个日客流量过万的车站之一,总面积达26445.6平方米,人员配置也是全线最多的,37人。不过对于这个车站未来的繁忙,王仙君表示Hold得住。她说自己之前一直在广州的重要换乘站工作,有很丰富的经验。在苏州,处理高人流量也已经演练了很多次。在节假日和早晚高峰,一般会采取增加人手,添加移动栏杆,让旅客分批进站等方法。

    真正的忙碌还未到来,王仙君现在面对的问题是,总有市民溜进来看看新鲜。遇到这样的人,工作人员会上前询问,但凡回答“我来看看”之类,是一定会被礼貌请出站外的。“这也是为大家的安全考虑。”虽然列车已经通了,但不少地方还在装吊顶、铺地砖。站务员平时会有一些突发应急训练,闯入的市民很容易受伤。所以,她建议市民们还是听从进口值班人员的劝告。“再等几天,我们就能正式为大家服务了”。

我是靠谱的90后,有问题请找我

 
朱骏


22岁乐桥站,站务员

    站务员是未来和乘客们接触最多的轨交工作人员了。一个车站的站务员包括听询,引导乘客购票进站;客服中心,解决所有票务问题;还有负责安全的站台岗,以及行车值班人员等等。当苏州的乘客们走进1号线,他们会发现,出现在面前的是一群充满活力的85后、90后。朱骏就是其中一员。

    朱骏是个有点腼腆的小伙子,笑起来特别阳光。去年,他才从南京铁道学院毕业,是苏州轨道交通向学校“订制”的毕业生之一。这个1990年出生的小伙子竟然说,自己已经是老员工了。“很多人觉得90后不靠谱,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就是个吃苦耐劳的90后。”

    乐桥站地下三层,有三个客服中心。由于将来还是4号线的换乘站,它有8个出口,1号线开通后将先开放5个,第一次来会觉得像个迷宫。在我们采访期间,不少到这儿来的工作人员都在向朱骏打听出口。他都会迅速给出一个清晰明确的答案。

    朱骏说,1号线开通后,给轨道“新手”们指路,保证安全,就是他们的首要责任。对于即将到来的首次万人试乘考验,他很自信地说:“我们已经训练、演练了无数遍了。”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