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门谜案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13-2-14 15:32)
 
桂花公园的旧城门也被人称为蛇门

苏州城门传说之六

文/杨星华 摄影/葛雷

    蛇年说蛇,在伍子胥所建的苏州八城门中,就有一个叫做蛇门,不过和阊门的繁华,平门的热闹相比,这里却是被苏州人遗忘的角落,蛇门是苏州最初建起来的8个城门中,唯一一个没有遗址的地方,蛇门最初究竟是如何被毁的?是不是桂花公园里的那段新恢复的城墙就是古代蛇门的位置?或者还有其他什么地方呢?蛇门城楼上那块碑,到底去哪里了?蛇门迷踪,倒显得扑朔迷离起来。

【壹·蛇门是被越国所拆吗?】

    苏州人对蛇,一直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

    敬是因为有对蛇的崇拜,认为蛇,是家里的守护神。

    记得小时候搬家,都是住了百年以上的老房子,床板一掀开,一条大蛇盘亘在床底,这是“家蛇”,是万万不能去惊扰的,更别提打了,这种蛇,一般都是无毒的,以吃老宅子里的老鼠为生,和家人倒是和平相处的。

    远是因为苏州是水乡,水边草丛,稻田,竹园,果园,后花园,山上灌木丛里,都可能有蛇栖息,其中就有毒蛇,万一被咬,那是关乎“人性命”的大事。

    在娄门外,有一座蛇王庙,民间四月十二,为蛇王生日,这一天苏州人要为蛇王举行庙会,一是去烧香,二是请一张字符回来,贴在门上,可除蛇患。

    不过,蛇门,和真实的蛇,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在伍子胥最初建成的8座水陆城门里,就有一个叫“蛇门”。

    按照天干地支,城南巳位,在生肖中属蛇,这个门,也被称为蛇门,这是春秋古城八门中,唯一一个用动物来命名的城门。

    据说当时的城门上,还真悬挂着一条木蛇。

    一定得是木头的,因为在五行中,巳属木。

    伍子胥建城,从来不是无缘无故。

    当时的吴越两国,是宿敌,位于巳位的蛇门,正对着越国,这可是一个“耀我国威”的脸面活儿。

    当年的吴王阖闾是意气风发的,吴在辰位,属龙,自然想要压制住越国,于是,有了蛇门,蛇门上放一条木蛇,头向内,表示越国臣服于吴国。

    多少有点小孩子过家家的感觉。

    不过在那个年代,这是一件正儿八经的“严肃”事情。

    历史的进程,总是让人唏嘘。最终吴国被越国所灭。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等的,就是破城的这一刻。

    很难想象,当他率兵从蛇门进入这座城市的时候,抬头看见这条木蛇横亘在城门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了,“伐宗庙,掘社稷”,“城郭丘墟,殿生荆棘”后,这座充满强烈政治色彩的城门,安能让它屹立如旧么?

    反正,蛇门成了所有城门中,最短命的一个,在宋人的《平江图》里,就已失去了踪影。

    其实,蛇门不是没有重开过。

    比如苏州郡守中,最有政绩之一的范仲淹,就重开过蛇门;南宋时,也有多人建议重开蛇门。

    卢熊《苏州府志》记载:“绍兴间,胡舜申谓‘东南长生之水由此门(指蛇门)入,不可堵塞。’乾道初,秘阁沈度,淳熙二年,修撰韩彦古,皆欲开辟之,不果。”

    大概是因为蛇门这个位置,对于苏州城来说,实在过于荒凉,比不上阊门、平门,和“冷水盘门”毗邻,自然多半是荒芜的。这里一直是苏州城外的乱坟岗,三国的孙策墓,就在这里一带。

    民国时代苏州发展实业,在这里造了苏纶厂,但职工上班却是个问题,两条腿是走不到的,必须要在胥门坐上40分钟的船,才能到达。

    直到80年代初,这一带,住的都是船上打鱼的渔民。

【贰·蛇门究竟在哪里?】

    最初蛇门究竟在哪里?

    这大概是让很多文史专家们纠结的问题。

    竹辉桥下的桂花公园里,有一段古城墙,1998年公园建成的时候,也把城墙修葺一新,很多人都说,这里便是古蛇门了。

    不过,查查资料,倒是有些迷糊了。

    首先,我们来解释一下巳位。

    按照按古代十二时辰方向排列,子为正北(十二点方向),顺时针转动,巳(蛇)也就在五点钟方向,午(马)在六点方向为正南(午门、南门)。《吴郡志》所录胡舜申《开胥蛇门议》中记载道:蛇门在城之巳方,故以蛇名,蛇门直南正对吴江运河,吴时欲以绝越,遂不开东南门,即蛇门也。

    从这里看来,蛇门在苏州的东南方,即现在的桂花公园里似乎是合理的。

    而从宋代绘制的《平江图》里来看,在近似的位置,我们发现了一个叫做“赤门湾”的地方。

    有人说,这里并不是古蛇门的遗址,而是一个只存在了很短时间的赤门遗址。《吴门表隐》中提到赤门时称:“赤门,自燕家桥直南,唐时塞。门外接觅渡桥。今盘、葑间有赤门湾。”

    赤门也是一个“短命”的城门,文史资料中只见零星只言的记载,年代较早的《吴地记》说:“匠门南三里有葑门、赤门。有赤阑将军坟,在蛇门东。陆无水道,故名赤门。”

    赤阑将军坟,就是相王坟,这位赤阑将军,名黑莫郝,时任南面讨击将军,当时是伍子胥手下的一员大将。

    还有一种说法,蛇门,其实就在今天第一丝厂对面的河边。

    我们在最近出版的《苏州老街志》里,看到一张《吴县城厢图》,在这张画于1940年的地图上,居然标有蛇门的位置,看上去应该就在今天的人民桥北堍东面约500米处。

    在这张地图上看,蛇门并没有独立的城楼,只有一个小门,正对着南面的日租界青旸地,北面还有一条蛇门路,其中南段大致在今天的养蚕里一村一带,西段大致在今天的竹辉路一带。

    不过这真的是蛇门旧址吗?

    谁也不能打包票。

    毕竟,离开蛇门堙灭的时间近千年,在南宋的《平江图》和其他地图都没有标,这样突然冒出来的蛇门,除非有更多的佐证,才能证实,这里就是古蛇门的遗址了。

【叁·蛇门的碑石去哪里了?】

    不是没有证据的。

    1952年建人民路开南门时,曾在城墙下挖得一方界石,上书“蛇门”两字,很多人都亲眼目睹。

    而此前,据说日本人也同样发现过一块写“蛇门”的石碑。

    上世纪40年代初,日寇占领苏州,在城南青旸地圈了一块地,作为租界,但是,因为没有桥梁,交通不便,想在租界上的孙策坟(南门路苏州第一丝厂附近)对河处搭桥通行。

    在拆除城南的城墙时,曾挖到过一块刻有“蛇门”字样的石碑。

    在日本的文化里,蛇是不祥之兆,日本人打消了拆城墙的念头;并且把已经拆掉的城墙重新修好,只在那里开了一个小城门,还把蛇门城额放置在城门门楣上。

    这两块石碑,成了敲定蛇门最终方位的最好佐证。

    不过是70年前的事情,比起蛇门2500年的历史,自然近多了,但,石碑却消失了。

    据说,在南门附近出现的蛇门石碑,被周围居民搬回了家,从此不知所踪。

    而日本人发现的那块石碑,倒是一直放在了城门上,直到“大跃进”,全国人民大炼钢铁,砌高炉需要大量砖头,人们把目光盯上了这千百年来无人问津的古城墙。

    随便搬,免费。

    一下子不知从哪里涌来许多船只,天天到那些残存的古城墙下拆运城砖:那块日本鬼子所发现的蛇门城额,极可能连同城砖一起被搬走,多半是被砌了高炉,也可能被哪家农户砌进了房屋甚至猪圈。

    从此,蛇门周围,连城墙也一并消失了。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