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喜剧之王们皆遇瓶颈?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13-2-14 16:30)

文/安宁顺风

    笑星们怎么了?是我们变得笑点高了,还是他们不再招笑了?这个农历新年,以赵本山、周立波、陈佩斯为首的“喜剧之王们”,虽说不至于陷入事业危机,但在他们曲折上升的事业线上,确实画下了一笔陡然向下的弧线……

 

周立波重回上海风光不再?

    折腾了一圈的周立波,在1月下旬关闭了自己的微博评论,并将在2013年2月23日,重返上海大舞台,推出新的“海派清口”作品《笑侃百年》。只是当他放弃了赖以成名的市民味,变成现在这样动不动就与其它明星或粉丝对骂、浑身充满戾气的人,他还能再受公众欢迎吗?

打电话给记者领导投诉——人若犯我,一刀一个?

    与赵本山直接生气地回应记者的敏感提问不同,周立波表现得更为霸道。在从东方卫视“转会”到浙江卫视的首场发布会上,有女记者问周:“你曾说只有道德自律才能成为艺术家,但你在微博骂人,是否算道德自律?”周立波当场随口搪塞了过去,发布会结束后,他立刻打电话给女记者的领导大声抗议:“你还是不是我兄弟?”挂掉电话,周立波说出了那个关于道德自律问题他真正想回答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一刀一个。”他另一个“一刀一个”的例子发生在某次演出场外,周立波座驾进场,某黄牛兴奋地大喊:“快来看,周立波,吃女人软饭的周立波!”周立波下车,一拳揍翻黄牛。周立波的解释是,辱及老婆,必须动手。

与东方卫视闹僵——因为在酒店私开了10万拉菲?

    本来在东方卫视当“中国达人秀”评委当得好好的,为何周立波突然转投浙江卫视,原本扎根沪上自称绝不离开上海的“海派清口”也开始北上南下?据说皆因为一个“钱”字。东方卫视内部工作人员私下的说法是:周立波在酒店开了十万元的拉菲,遭到东方卫视某位年轻领导指责,“你在舞台上讲老百姓怎样怎样,你怎么这样奢侈?”不过,双方争吵的原点,还是在于这瓶酒应该谁买单。不知道,这时的周立波,会不会想到他在上海美琪大剧院里讲的那些柴米油盐,那些螺狮壳里做道场所带来的小市民般的快感。这些人成就他,但他却在成名的道路上,不自觉地抛弃了他们,这让他失去了最熟悉的素材,而徒有口舌之利。2013年2月底,周立波重返上海表演《笑侃百年》,会有多少死忠去捧场呢?

 

陈佩斯成立喜剧院专门带新人

    陈佩斯是国内喜剧和春晚小品的先行者,时至今日,提及让我们捧腹欢笑的小品演员,“二子”陈佩斯仍是不可磨灭的记忆。如今,离开春晚舞台后,他再也不曾回去。

受不了春晚的各种审查

    1984年,第二次担任央视春晚总导演的黄一鹤决意创新,邀请因电影走穴已经小有名气的陈佩斯朱时茂登台表演小品。那时候小品只是中戏和电影学院考试的东西,没人拿出来公开演。因此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吃面条》,尽管排练演出效果极好,但在审查时仍被认为是“可上可不上”。

    “没有意义的笑,是不允许的。”这是当时审查领导的普遍态度,矛头所指是不是《吃面条》,无人得知。“如果他们直播时说错一句话,别说我老黄了,连部领导的政治生命也结束了。”最终,黄一鹤咬牙拍板:《吃面条》上!出问题,我负责!

    《吃面条》成功后,春晚导演组再次找到陈佩斯朱时茂,要他们拿出新作品。陈佩斯朱时茂决定去羊肉串摊贩云集的西直门体验生活,于是诞生了奠定陈佩斯喜剧章法的作品《羊肉串》,这回的笑是有“意义”的,讽刺了不良商贩的偷税漏税的行为。

    然而这样的创作佳话实属罕见。那一年之后陈佩斯和朱时茂这两个“严肃”的创作者,多次遭遇在直播前几天被要求换掉苦心准备了大半年的节目,最终无节目可上。一气之下朱时茂去了美国。

    直到去年赵本山首次缺席央视春晚,总导演哈文,曾找到陈佩斯,邀请他复出,被他拒绝。

培养新人,是我父亲的心愿

    “你干嘛跟别人争去,我不跟他争。我做我的事,人家做人家的事。”陈佩斯说,“追求自由是动物的天性,我只是天性未泯而已。那么多钱从我身边飘走,但世道是公平的,我宁愿和观众以心换心。”“想吃喜剧这碗饭,姿态一定要低。”陈佩斯说这话时,仿佛曾经的喜剧辉煌于他早已成了过眼云眼。

    2012年7月,陈佩斯、朱时茂的“大道喜剧院”正式开张。陈佩斯终于拥有了自己的阵地,可以向年轻人传授喜剧,“这也是父亲陈强的心愿”。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