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会演的,没看过演成这样的
苏州广播电视报 szgdb.2500sz.com (2013-2-4 14:51)
 
黄贯中惨遭淘汰,齐秦暂时领先


文/本报记者安宁

    继《中国好声音》之后,新一波音乐节目热潮在2013年初再度袭来,每周五晚微博上,有关《我是歌手》栏目的各方评论,开始刷屏……当齐秦、沙宝亮、羽泉、黄贯中、陈明这些已经成名的明星歌手,站上PK台捉队厮杀,接受500名观众打分,并当场公布淘汰结果;当他们被38台摄像机全天候跟踪拍摄,连上厕所都要请假,一切变得像好莱坞电影《楚门的世界》——一个到处是摄像头的“真人秀”现场。

    这些以往习惯了在音乐节目中扮演评委角色的明星们,也跟普通草根选秀歌手一样,因为害怕失败而紧张不安,因为唱功没发挥好而捶胸顿足,如此新鲜的节目样式,一下子吸引了观众的目光。《我是歌手》开播仅两期,收视率便升到各卫视综艺节目之首。好评的同时,质疑其造假之声也随之而来,最具代表性地就是“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说的那句:《我是歌手》有致命弱点,明星们已经很懂得怎么面对镜头了,如果不把他们逼到一定的份上,他们的表情和动作总让人觉得有点表演的成分。

明星+经纪人组团“忽悠”总说自己太紧张反似在表演

    《我是歌手》在节目设置上做足了神秘感,由芒果台名嘴组成的经纪人团队和歌手们进行配对并且并肩作战,这个环节引来了众多网友的吐槽觉得很假。

    网友“古灵精怪”说:“黄绮珊出场的时候,维嘉那惊讶的表情,未免有点太过了,我觉得他也很可能之前就不认识黄绮珊。还有,我才不信歌手之前不知道都有谁会参加,自己的对手是谁。整个节目都在多线条多角度地集中营造一种紧张神秘专业真实的气场。”

    比如,首个出场的羽泉,在演唱歌曲《心似狂潮》之前,愣是没敢睁眼,演唱完后,羽凡还不忘说一句,“我从来没在演出前手心出过汗,今天上场前手心一直在出汗。”来表达自己的紧张。随后出场的陈明、黄贯中、沙宝亮、黄绮珊等,在演唱之前都长舒一口气,以缓解紧张的情绪。而陈明演唱时,刚一开口,台下的沙宝亮就说道,“她紧张了”。就连压轴出场的歌坛大哥齐秦,在演唱前都忍不住咳嗽一下,清清嗓子,以保证最好的发挥。

 
观众席里陶醉的“表情帝”

疑似观众托儿更能装从这个节目哭到那个节目

    《我是歌手》除了云集各路实力派歌手外,给观众印象深刻的还有现场一位女观众,歌手还没唱两句,就哭得稀里哗啦的,“当羽泉唱《烛光里的妈妈》时她哭,当齐秦唱《用心良苦》时她哭,当陈明唱《当我想你的时候》时她《我是歌手》让明星PK明星惹争议——

    哭,当黄贯中唱《吻别》时她哭,当沙宝亮唱《秋意浓》时她哭,当黄绮珊唱《离不开你》时她哭,当尚雯婕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时她哭。”这位“哭泣姐”和另外一位陶醉听歌的被称为“表情帝”的男观众被网友议论纷纷。节目组对此的解释是,观众现场真情流露。

电视节目雇假观众并不稀奇,50元起步,形象好的200元,会哭会闹的一次可拿800元

    然而,事实上,在国内,各大卫视为了让节目更吸引观众,花钱找“职业观众”来搞气氛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些“职业观众”鼓鼓掌就有钱拿,50元起步,形象好的200元,会哭会闹的一次可拿800元。外地一家专门为电视台提供“观众”服务的公司老总告诉本报记者,“职业观众”按节目安排进行“感动”“鼓掌”“大笑”等表演。一些漂亮女孩儿坐在靠近前场的位子,以方便摄影师抓拍,这些负责“养眼”的职业观众,每人每场最少能赚200元。另外一些在民生类节目中上演“一哭二闹三晕倒”等桥段的“嘉宾”,每人每场则能赚到500至800元不等。不过,职业观众当起来也不轻松。节目录制一般都有各种要求——不能吃东西、不能打瞌睡、不能随意走动或离场、不能使用闪光灯拍照或者开启手机铃声等,有的还要求进场前交出身份证或者手机等其他随身物品。
 
(小萍摘自苏州广播电视报)
《苏州广播电视报》版权所有 进入旧版
新闻热线:69150495 13063771100 征订热线:69150465 广告热线:69150550 69150166
强烈建议使用 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